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喊月亮散文

短篇散文

喊月亮散文

更新時間:2019-10-24 00:15 手機版

喊月亮散文

  與幾個朋友去相思湖吃了一餐可口的土菜,把一個好端端的黃昏落日喝到淹沒在相思湖去了,殘留一些斑駁的霞光也越來越暗。微風蕩漾,萬頃波光閃閃。我貪婪的目光,如湖面的游條子魚一樣追逐著波光,連一片波光的倒影也沒有撈起。這讓我的身子骨癢癢的,一心就想下水游泳。好多年沒有游泳了。這些年,到哪里泳也不踏實,也就難得讓人產生游的欲望。面對如此清洌透徹的水,我不需要找下湖撈落日的借口,我還沒能這么黑色幽默過。而撈月亮的人,早就淹死在唐朝,令后人生出幾多的惋惜。

  我們選了一個小島為下水點。這里人跡罕至,孟浪一點也不會有人看見?稍铝列邼,遲遲不肯出來。幾個爺們決定:以裸泳方式,瀟灑游一回。

  還是兒時在汨羅江裸泳過,無拘無束。那時,壓根兒沒有顧忌什么。而今,要以這種方式重溫童年的快樂,大家起初還顯得有些難為情,你望著我,我望著你,一個勁地傻笑。我是相思湖管理所邀約而來的主賓,自然成了半個東道主,被大家半推半就地下水了。大家見我直喊過癮,也就紛紛跳下了水,如幾片茶葉泡在湖水中舒展開來。只有來自內蒙古的東海兄還站在岸邊,似乎沒有下水的意思。我們在水中催他趕快下來,他結結巴巴地說:

  “下、下不來!”

  “怎么會下不來的?”

  “下來,我、我東、東海就是、死海了──”

  原來這家伙是個旱鴨子,相思湖管理所的朋友便送來了一個救生圈,東海還是不敢下水。他在來之前,偏偏叫得最兇,誰也不會懷疑他居然不會游泳,現在說十分樂意欣賞我們游,以此掩飾他對水的害怕。其實,看我們游的不止東海,還有滿天的星星,好奇地眨著眼睛,一閃一閃的。而月亮詭異地躲藏著,還不曾出來?在湖水里泡了半個小時的光景,陶哥忍不住爬上岸,赤身裸體站在山包上打手機,把裸泳的事向他老婆通報。東海去偷聽,陶哥的老婆笑得格格橙的喘不過氣來,還說你們這幫老大不小的男人們,個個不怕丑呢!她還說,怎么不叫她也來湊熱鬧?她明天要拿高音嗽叭向全市人民喊話,好好廣而告之。把我們幾個樂得紛紛爬上岸,向各自的老婆打電話,看看都是些什么反應。廖哥的老婆是大學副教授,她說立馬開車前來觀摩,把我們幾個笑得前仰后翻。

  這些年來,我們在城里為生計忙碌。平日朋友之間相聚的機會不是很多,像這回如此孟浪連想也沒想過。沉浸在相思湖夏夜涼爽的湖水里,我的心忽然有些酸楚。為避免這種莫名的情緒,就突然去喊月亮,他們幾個跟著我喊,喊聲在山中回蕩,也在水面漂浮,像瓦片打的水漂漂一樣閃動著,這是孩子時候玩的把戲:

  “喂──

  月──亮──巴──巴,

  快──出──來──喲──”

  湖藏在這個群山之中鮮為外人知?晌覀冊狸柍菂^幾十萬的生活用水,全部來源于此。水質達到國家一類標準,喝過相思湖水的外地人,都說這個城市的人太有福氣了。相思湖不是天然湖,而是一個大型人工蓄水湖,是毛致用(原國家政協副主席)當年在岳陽縣作縣委書記時修建的,座落在公田鄉的群山之中。當初主要用來農田灌溉和周圍城鎮生活用水,是一項至今還在發揮作用的德政工程。毛致用退休之后,就一直隱居在這里。

  以前這個水庫名字不叫相思湖,叫鐵山水庫,一個很土氣又生硬的名字,其名字的來歷我不得而知。后來有座叫相思的山開發旅游,而山下的鐵山水庫就被當地人叫作相思湖了。湖因山而名,也在情理之中。我個人覺得相思湖也不免有點俗氣,可景致不僅不俗氣,還是大美之境地。每一座山都是一個島,島浮在湖中,湖落在島中。島嶼之間,必須坐船才能過去。我早些年花了幾個月的時間,為相思湖拍攝了一個電視風光片,片名就叫《塵外有夢相思湖》,在市臺播放,相思湖的名字才正式傳播開來。

  這次于我是故地重游,太陽落山許久了,也不見月亮出來見我。其實我也知道,月亮要爬上那個高高的山崗,才能照見湖水中的我。以前,我在這里拍風光片,在這里住過一段時間,也曾見過月迷相思湖的情境:那月光奢華的揮灑,明晃晃的銀白,人可以在月光下讀書。月亮還沒有升上來之前,湖水是幽邃的,加之山的倒影疊在湖水里,更加鬼魅。要知道,我們選擇的這個山包四圍都豎立著好些墓碑,原來是一座墳山。來的時候,我們雖然看見了,盡管那時的太陽落下了西山,可天光還是那么通透,并沒有鬼魅氣出沒。我們甚至把衣袋就掛在墓碑上,讓這些作古之人為我們看守,一點也沒有感到膽怯。而這個時候就不一樣了,心里不知怎么的,開始有一點點發毛,東海早就嚇得跑到賓館里去了,不敢出來。廖哥是天津人,也是我們中間膽子最大的,他顯得穩重且若無其事。還說,要讓我們陪他夜釣相思湖。為了講義氣,我一口應諾了。

  其實,我心里也暗暗打鼓,七上八下的,已經沒有章法了。這時候,我心生一計:喊月亮!的確心里就踏實了許多,那虛脫的意念隨著一聲聲的喊叫,得到安撫和寬慰。他們還以為我的詩人浪漫情懷上來了呢?我掩飾自己的這份虛偽,并反復告訴自己要淡定、淡定、再淡定,等月亮出來就不怕了。

  記得我五歲那年春天,父親在外地教書,很難回家一次。母親帶著我和三歲的弟弟下地干活。母親給棉花地鋤草,我帶著弟弟跟在她身后。那個年代,又不能像現在有幼兒園,也沒有保姆可請的。一般孩子由爺爺奶奶們來帶,或者是大孩子帶小孩子。我的爺爺奶奶過世早,連我也沒見過面。所以,弟弟通常由我來帶著。先前,我在家里帶,后來母親說,村子里有人販子出沒,專偷小孩子。這才讓我和弟弟跟著她下地。太陽落山的時候才能回家,我們倆兄弟就盼太陽快點落山。我們的肚子餓極了,催促母親快點回家?赡翘焓顷幪,我們看不到太陽,就只知道肚子餓,弟弟開始哭鬧。

  母親說:“再等一下,等把這塊地的草鋤完了,就回家!”

  我問:“那還要多久?”

  母親說:“等到月亮出來吧!”

  我就安慰弟弟:“等一下,月亮馬上要出來了!”

  弟弟可憐巴巴地擦著鼻涕說:“月亮還不出來,我們喊吧!”

  我說:“好!我們喊月亮!”

  那時候,我并不知道陰天喊不出月亮來,可我們兄弟倆還是一個勁地喊:

  “喂──

  月──亮──巴──巴,

  快──出──來──喲──!”

  我們的嗓子喊痛了,月亮還是不出來,我們無力再喊,弟弟倒伏在我的雙腿上睡覺了,眼角還掛著淚珠。母親終于鋤完了那塊地過來了,抱起弟弟,并用衣袖擦干了弟弟的眼淚。天已經漆黑了,村子里的燈亮了好久,我跟在母親身后,終于忍不住問母親:“月亮怎么還沒出來?我們都要到家了!蹦赣H向我道歉:“對不起,今晚沒有月亮了!彼f不是存心騙我們的,主要是哄你弟弟不要鬧,煩心!

  這一幕,至今記憶猶新。盡管過去了三十多年,弟弟的孩子都比我們倆當年大多了,但我們很少去向晚輩訴說當年的苦難史,現在的孩子也不樂意聽,還會振振有詞:“憶苦思甜啦,這種教育方式太落伍了!蔽遗畠憾褡x高中了,她比我伶牙俐齒。甚至還能拋出她的觀點,說什么“中國之所以還這么落后,就是繼承傳統、陳腐思想觀念太多了,沒有創新精神,人缺乏想象力,制約了發展步伐!”我似乎看到了她們這一代人,已經超越了我們這一輩人。至少能按照自己的思考方式,去選擇她今后的人生道路。不像我們這代人常常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實現人生目標,思慮太多,顧忌太多,循規蹈矩,最終還是一事無成。

  現在的人,越來越缺乏交流。我常常不知別人都在想些什么?我甚至連與弟弟的交流也越來越少了。本想喊他一起來放松一下,可他忙他的去了,即使閑了些,也和他的那個圈子里的人玩。這自然怨不了他,我不也是和自己的一幫人在一起嗎?我也曾想過,苦難是人生的一筆財富,雖然我沒有從中積累太多的經驗,至少它讓我滿足了今天的快樂!

  陶哥、廖哥在喊我:“月亮出來了!”

  我這才從記憶的思緒中醒過神來,月亮朗朗地上升天空,灑了一湖的碎銀,像我先前紛繁的思緒。月光下,他們幾個開始釣浮釣,饅頭大的夜光浮標,落在百米之外的湖水中,清晰得像只發光的湖鳥?烧娴某霈F一只調皮的白色鳥,站在浮標上搗亂,讓人鞭長莫及,又不能拿什么去砸,那不是存心把魚也趕跑嗎?當然,我奉行釣魚的樂趣:不在乎釣了多少魚,而在于釣的過程之中的意趣。

  這一夜,我們沒有了睡意,守著身后的這塊墳地,聊天,憶往事,談人生和剩下的光陰,一夜未眠。我不知道,月下的相思湖為什么也會失眠?是偷聽我們幾個的隱私,還是在獨立思考什么?而我們幾個大男人不再是陷落月光下的幾團黑影子,而已經成了幾片能說話的月光光了。

上一篇:雅趣的散文 下一篇:千靈月散文
福建31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