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天下古蓼人的散文

短篇散文

天下古蓼人的散文

更新時間:2019-10-24 10:40 手機版

天下古蓼人的散文

  在長春市撿廢品的劉萬華和周景霞夫婦,老家在河南省固始縣的農村。2014年1月6日,劉萬華在垃圾車廢報紙中撿到三包金項鏈和金戒指,重達6.1斤,成本價81萬余元。撿到黃金后,劉萬華夫婦白天背在身上外出撿廢品,晚上把黃金放枕邊。最終在民警的幫助下,“金”歸原主。

  劉萬華說:“有人說我傻,把近百萬的黃金交了。我可一點兒都不傻,如果我昧下這些黃金,肯定會出大事的。我不會這樣干,更不會給咱河南人丟臉。”

  ——題記

  他們,不是什么企業家,也不是什么事業有成人士,更沒有官爵顯位。但,他們為古城蓼都(河南固始縣)抹上了耀眼奪目的一筆,為河南人掙了一口氣。他們沒有給家鄉父老鄉親們丟臉。

  他們就是大別山下蓼都人劉萬華和周景霞,劉萬華和周景霞夫婦原是河南省固始縣仰天凹鄉的一對農民。他們大約50多歲,有一男兩女三個孩子。如今,孩子們都大了,個個成家立業,都在外地打工。前幾年,劉萬華就跟老伴周景霞商量:我們趁著身體還硬朗,出外抓點活錢,也免得老了給兒女們添那么多麻煩。老伴也覺得這是個好辦法,就一口應了下來。可年紀大了,又沒什么文化,到大城市又能干什么呢?兒女們得知父母的這個想法,個個表示反對,但劉萬華夫婦鐵了心的非要出去闖蕩不可。兒女們拗不過他們,只好隨他們自己去。

  起先,劉萬華被妹婿介紹在一個碎石場看場子,主要負責看機器和管理一些配套設施。由于場地太大,老劉每天得來來回回無數趟地轉悠。身體受不了不說,光那震耳欲聾的碎石聲和那粉末飛揚的污染空氣,就足以讓一個身體健康的人染上疾病,在長春市打工的大女兒來看他的第一次,就堅決不讓老爸老媽在這里待下去。沒辦法,他們辭退了看場子的差事隨女兒來到了長春市。安頓下來,他們就開始出去撿廢品,還別說,對于他們,這也許是最好的差事。

  反正,在這里,誰也不認識他們,開始,他們夫妻倆總是如影隨形,出雙入對,因為老伴不識字,怕在這陌生的地方走丟了找不到出租房。為省錢,他們住在西安橋附近的平房里,每月租金300元,每天早上5點左右劉萬華騎著“倒騎驢”拉老婆出門,來到重慶路周邊開始一天的工作,晚上七八點后,再騎車回家。他們白天出去撿廢品,晚上回來再分門別類的整理打捆。這樣每天也能掙上個百兒八十的,比在老家捯飭那二畝薄田強多了。后來,慢慢對周邊壞境熟悉了,他們便可以擴大搜索范圍,并且還兵分兩路,這樣戰果比以前又增加了不少。手里有了點余錢,劉萬華買了輛二手的腳踏三輪摩托車,即省力又載重。有時遇到合巧的他還掏出一些錢買人家的廢品。這樣,掙錢的路子越來越寬,掙的錢也越來越多。夫妻倆合計了一下,每年除去所有的生活開支和房租,還能結余2萬來塊錢。在身處農村的劉萬華看來,這已是一筆很可觀的收入了。

  在重慶路這片兒,他們干了10多年了,時間長了,大家都認識他們。一個店家將文化街附近一間屋子借給他們用,他們能放置廢品,也能幫著給屋子燒燒火,中午還能有口熱飯吃。大多數時候,他們的午飯都極其簡單,玉米粥配兩個饅頭,一袋咸菜就是他們的午餐。

  2014年1月6日夫妻倆早早地起來,他們像往常一樣又兵分兩路出去撿廢品,在離出租屋大約只有10步遠的一個垃圾點,劉萬華在垃圾堆里劃拉起來。旁邊有輛垃圾車,車上有個裝有廢報紙的紙箱。他想把報紙撿出來,順手一扯,發現里面有兩個很沉的小紙箱。咦,這是什么?劉萬華疑惑地掂量了一下,還挺沉的,他的心跳加速起來,莫非有什么寶貝不成?他按捺住狂跳不止的心,向四周看了看,見沒人發現,就快速地把箱子拿到屋子里。打開一看,里面散落的廢報紙里還有三包東西,拿起來分量超級重,他小心地劃開一角,黃金飾品嘩嘩地掉出來,他的心跳更加快速了。他想,多虧了自己回屋子又倒騰了一下,才發現不對勁,按平時的習慣都直接扔到大袋子里,不然真不知道它們會落誰手里了……撿到黃金后,劉萬華飯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他當時就想,丟東西的肯定是附近的人,于是就死心眼地等著失主來找上門,等待無果后,他想“要是交給警方,警方會不會不相信這是我撿的,算了,還是別自找麻煩的好。

  這期間他也去附近的珠寶公司想去找領導問問,但是第一次領導沒在,第二次去珠寶公司,幾個職員看他神神秘兮兮的樣子以及臟兮兮的的裝束,問他干什么?他說想找領導說個事,卻被職員以領導不在為由轟了出來,再去就沒人太理會他。

  因為得撿垃圾賺錢生活,也不可能天天去那里。所以劉萬華放棄了找珠寶店打聽的念頭。

  突然撿到這么多黃金,劉萬華最多的是害怕,常常想想就會發抖還時不時地驚出一身冷汗。內心一焦慮,吃飯也沒食欲了,生怕有什么意外隨時從天而降。他不敢告訴妻子,怕嚇到妻子或者妻子亂說惹來麻煩。妻子幾次跟他說話,他都答非所問。只是粗心的妻子并沒有發現他的變化而已。

  面對這些黃金,如果說一點兒私心都沒有,那是假的。本來他們準備回老家過年,當妻子跟他說得買票了,他才說了這事。看到這么多黃金,周景霞也嚇壞了。夫妻倆都不知該怎么辦,沒主意,也不敢跟孩子們說。本打算過完小年后,就帶兒子兒媳和孫子孫女回河南老家過年,可有這么多黃金,他們根本不敢走。老兩口只能暫時將黃金放在背包里,白天出門背身上,晚上回家放枕邊。以往這夫婦都是同時在外面找垃圾,從這以后只能單獨行動,回家過年也給耽擱了。

  就這么過了一個星期后,平時身體只是有些小毛病的丈夫,突然胃疼難以忍受,只好到吉大一院看病,檢查吃藥,花了1000多元……

  活半輩子,周景霞一個金首飾都沒有,好幾次,她偷偷地拿出一條項鏈在鏡子前比劃著,但始終沒敢往脖子上戴。把金光閃閃的戒指戴在手指上左右的端詳,那愛不釋手的眼神足見她對于這些飾品的渴望,但戴上一會就趕緊取下來又悄悄地放回原處。

  她反復地在心里作思想斗爭,這些東西誰也不知道,我們可以偷偷地運回家,藏起來,夠我們吃一輩子的呢;不、不、不能要,這不是我們的血汗錢,花起來也不踏實,我們要憑力氣賺錢……她跟丈夫說出了自己心里的矛盾。劉萬華也表示贊同。是啊,我們賺錢雖辛苦,但花的踏實,不管多少錢,不是自己的錢就是不能要!

  這些黃金飾品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呢?

  原來一家金店老板陳先生稱店里的黃金首飾清點后少了6斤多。

  陳先生說,6日公司從深圳空運到長春的黃金裝在一個大木箱里,木箱內還裝有一個中型木箱和兩個小紙箱,員工把中型木箱里的黃金運走后,卻把兩個紙箱當垃圾扔了。這么貴重的貨品怎么會丟失呢?“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意外

  這些首飾從深圳發出,1月6日抵達長春,當時用木頭箱裝著,里面有一個大箱,兩個小箱。倘若像以前,這些貨應該裝在一個箱子里,“可能是發貨時遺忘了,就分開裝了。”

  收貨員拆封時,將大箱子里的東西拿了出來,沒檢查小箱子,隨后箱子被扔掉。17日,公司在核對時,發現貨少了,便立即報警。

  “真丟了,員工心里也不好受,因為每個相關的人都有可能被猜疑……”公司人員擔心,黃金飾品很容易出手,肯定找不到了。

  “不管是錢,還是物品,都是轄區丟失數額最多的一次。”

  接到報警后,蘆樹山將情況上報給朝陽區分局刑警大隊,先后三次召開案情分析會。

  隨后,民警兩次趕赴深圳,確定不是從源頭出的問題后,將排查重點放在珠寶公司200米范圍內的拾荒者、清潔工人、商戶服務人員以及居民。

  通過對黃金丟失整個過程進行分析排查,警方最終排除了黃金在運輸過程中丟失的可能性。民警告訴記者:“金店店員回憶接貨時的細節說,當時裝貨的大箱里有兩個小紙箱被當成垃圾扔了。這兩個小紙箱里面,會不會裝有丟失的黃金?”

  隨后,重慶路派出所出動20多名民警,對轄區各角落進行地毯式排查,分片對轄區各垃圾場所仔細尋找未果。后又對轄區外來務工人員、商戶、清潔工和撿廢品的進行詢問,排查200多人次,仍沒結果。

  1月24日9時許,當警長路春排查時,碰到了拾荒者周景霞:

  “大姐,我有點事想跟你打聽下……”還沒等路春說出口,周景霞面色緊張,將他拽到一邊:“哎呀!我跟你說,可出大事了!”她主動說出丈夫撿到了老多的金戒指和金項鏈,邊說還邊哭,“太害怕了,真多,撿到后我就被嚇哭了……”

  1月24日上午9時,51歲的周景霞,在長春市朝陽區文化街的出租屋門口外徘徊。重慶路派出所民警路春走上前,性格開朗的周景霞并沒像往常一樣和他開玩笑,反倒大哭起來。

  簡單交談后,周景霞從出租屋內拿出一沓皺巴巴的報紙,打開后露出金燦燦的三大捆黃金項鏈和很多黃金戒指,并哭著說:“我不知該咋辦,求求你快拿走吧。”

  民警路春并未感到驚訝,因為這正是民警們一周多來四處查找的黃金。原來,撿到黃金的是周景霞和53歲的老伴劉萬華。20多年來,他們一直在長春以撿廢品為生,租住在朝陽區文化街重慶胡同一間小平房里。

  兩人年收入只有兩萬多,這些東西相當于40年的收入了,珠寶店老板為了表達謝意,當時掏出7000元紅包遞給他們,兩人卻非常默契地擺手拒絕:“不要不要!”

  對方再遞,周景霞升高了音調:“我說不要就不要……”

  “過年了,這是我們一點心意……”還沒等對方說完,周景霞再次拒絕:“我們兩口子是實在人,又倔,就不要給了……”

  珠寶公司的人表示,這對夫婦樸實、可愛,他們將力爭為他們買以后回老家的火車票,還會長期關注他們,比如日常廢品都給他們,“如果別的需要,我們也會幫忙。”

  “那里沒有監控,其實他們不主動說,警方也沒辦法,畢竟沒有證據,如果不交,可能他們以后再也不用干這辛苦活兒了……”警長路春表揚了他們的行為。

  金店老板說:“真不敢想象,這些首飾丟了這么多天還能找回來。老兩口為保存這些黃金,也沒能回家過年,我要讓他們平安地過個好年。”

  文化街2號廁所附近是他們撿到黃金的地點,也是兩口挑揀廢品的集中地。很多人看到他都熱情地打招呼,有的豎起大拇指:“大哥,好樣的。”

  面對大家的熱情稱頌,劉萬華憨厚地笑著說,“有人說我傻,把近百萬的黃金交了。我可一點兒都不傻,如果我昧下這些黃金,肯定會出大事的。我不會這樣干,更不會給咱河南人丟臉。”

  兩人的兒子劉楊現在也在長春,也主要靠拾荒為生,“父母的做法讓我驕傲!”雖然有人知道后,埋怨這對夫婦傻,但劉楊贊同父母的做法,“這樣做我們心里踏實!”

  1月24日13時許,長春市重慶路派出所會議室。民警們將捆得死死的三個小包,先用剪子剪掉膠帶,再一層層扒開,伴隨著“嘩啦”一聲,幾十條金燦燦的粗項鏈和金戒指“淌”在了桌上。迎著陽光,它們亮得耀眼,現場的人不禁發出驚嘆聲。

  這些飾品是千足金,經過統計,重達6.1斤,僅成本價就要81萬余元,零售價則要過百萬,站在旁邊的珠寶公司兩位負責人喜悅之情溢于言表,此前他們心情忐忑,不敢想象東西丟失這么多天后,居然能找回來,并且是一樣不少。

  “如果貨真沒了,對公司來說,不管從哪方面,損失都太巨大了!”公司一位女士介紹。

  14時30分許,他們從派出所所長蘆樹山手中接過這些貨品。

  這時的他們不再低沉而是興奮,不停地向民警和拾金不昧者表達謝意。

  再看劉萬華夫婦,他們雖然穿著臟兮兮的衣服,露出灰呼呼的手臉,但他們的笑容卻像金子一樣的燦爛。他們有著比金子還珍貴的心啊!

  這就是樸素的古蓼大地孕育出的樸實的農民,他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證明了他們無愧于河南人,他們沒有給河南人丟臉。

  民警給記者算筆賬:劉萬華夫婦撿到的6.1斤黃金,僅成本價就81萬余元,他們倆一年撿廢品收入兩萬,相當于他們40年的收入(注: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不過文中均為化名)

上一篇:愛在無言中的散文 下一篇:剪春光散文
福建31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