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是誰在敲打我的窗的散文

短篇散文

是誰在敲打我的窗的散文

更新時間:2019-10-24 10:51 手機版

是誰在敲打我的窗的散文

  初春的銀川,剛入四月,原本甚是晴朗的天空便開始慢慢陰了下來,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迎合唐代詩人杜牧的那句“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的詩句,干旱了整整一個冬天的天空竟有了要下雨的跡象。早上起來,那雨居然下了起來,看那雨絲越來越密,也越下越大,一時半會兒并無要停歇的意思,看來是得準備雨具了。

  我起來得晚,待我吃早飯時,妻已經將兩個孩子送出門去上學了。兩個孩子各拿走了一把折疊傘,待我吃過飯準備上班時,卻發現只剩下兩把女式遮陽傘:一把淺粉,一把深紫且有刺繡花朵。于是我忙詢問妻:“去年我們單位發的那把折疊傘放哪兒了?”因為時隔五六個月,又從不使用,她早已經不知道給隨手塞到了哪里,翻找半天也沒有找到。又都急著去上班,她就讓我拿那把深紫色的去上班,我心里那個別扭呀,隨口回她一句:“我一個大老爺們兒撐一把女式遮陽傘象個什么樣子嘛!”她急著走,不耐煩地說:“下著雨都忙著趕路,誰沒事看你去,要找你自己找!”甩這這句話她走了,我只好不甘心卻又盲目地翻了好半天,時間浪費了好一會兒,終究還是沒有找見去年單位發的那把新傘。眼看時間已經不早,只得無奈地拿起那把深紫色的女式傘出門,畢竟有總比沒有強嘛,雖然拿著心里挺別扭,可它能為我擋雨。可在內心里,總感覺是十分別扭的,生怕會遇見熟人,招來別人的一翻嘲笑。我拿著傘在雨中行走,路上行人匆匆而過,看到他們只顧行路而并沒有人專注于我手中的傘,內心的那種不安才算稍稍放松下來。

  單位離得并不遠,天又下雨,也無要緊的事辦,于是決定步行上班。難得有這樣可以于雨中愜意行走的時刻,我輕輕轉動著手中的雨傘,看著傘外被雨滌蕩的世界,腦海里不僅想起了上中學時的一些記憶,這些記憶和雨及雨傘有關。

  從上初中到上高中,家中的光景似乎并未有多大起色,依舊是過得十分緊巴,食雖不再憂了,但其它方面依然是十分窮苦的。衣服幾乎常年就是那兩件,這且不提,至少它們還是能遮體的。即使是這樣,男孩子到了青春期后,多少也會變得更加敏感而自尊,唯恐會讓同學們看不起,而成了別人口中的笑柄。于是在那敏感而自尊的日子里,我便最怕下雨。因為下雨上學去就得打傘,而我家里卻拿不出一把象樣的雨傘。家里僅有的兩把傘既破又爛:一把斷了傘把,一把折了傘撐,如果硬要找出它們的共同特征:那就是上面都有補丁!兩把傘因為用的時間太長,頂部傘尖金屬與布面結合的部位爛脫開后,母親用布又給補上了一塊兒而形成了補丁。怕從傘尖上面再漏水,父親還特意找來一塊兒人力車輪胎的舊橡膠內胎,剪下一塊兒來做成圓圈墊子,襯在傘尖與傘撐之間作為防水圈。有了那個膠皮圈,傘頂部的防水性自是毋庸置疑的,下大雨時,那上面的雨水再也沒有從傘尖順著傘柄流下來,但也正是因為那個紅色膠皮圈,下面的那個破補丁亦變得愈發顯眼。再配上那些斷了的傘把或是折了的傘撐,那雨傘拿在手里,顯得是那樣的破舊和顯眼,撐起來內心里總感覺是件很丟人的事情,所以在那樣敏感而又自尊的年齡段里,我便有意識地討厭它們,近而開始討厭下雨。

  故鄉的雨雖比不得南方的雨多,但一年下來大大小小總也得有二三十場,于是下雨天便成了最讓我頭疼的日子。若是下雨天不是上學期間我倒也不用為此擔心,躲在自己家里隨它愛咋下咋下,可很多時候那雨并不會專挑了你不上學的時候下。所以每逢下雨天又要上學我就犯愁,而這種心思是別人所不知道的,它只躲在我那敏感而又自尊的內心深處,象一只小怪獸,時時撕咬我那敏感的心靈。于是,在那樣一個季節,生性極為內向的我不僅僅只是低頭走自己的路,遇有陰天的時候我還得常常抬頭看天上的烏云,看云的走勢,預測會不會有雨。如果天氣不好,我就要提前往學校走,以防被淋了雨。其實下雨并不可怕,我怕的是被母親逼著拿上家里的那把破傘去上學,怕拿著那樣的破傘被同學嘲笑。所以遇有天氣不好時,我常常在計劃著如何去上學:看要下雨了提前走;雨不停的下時撿雨下得小的時候走;實在避不開的時候快跑著去上學,然后專挑撿臨街有屋檐的地方走。但即使是這樣,到學校時常常也會是衣服半濕,頭發盡濕。這些時候,將進教室時,我會將頭上的雨水用手捋得盡量干一些,然后故作瀟灑地往后抹一把頭發,走向自己的座位。有同學問我怎么不打傘時,我用裝出來的清高回答他說:我不喜歡打傘,喜歡在雨里行走的那種感覺。其實他們哪里又會知道我多么渴望擁有一把漂亮結實的雨傘,讓它為我遮避風雨!可以讓我不用再看天上的烏云走向選擇去學校的時間,可以讓我不用在別人的屋檐下躲避大雨,可以讓我不再捋去頭上的雨水時故作瀟灑。可家里的經濟條件并不允許,父母不會刻意去解決這些小事,也不可能讀懂我內心深處的那個敏感世界。他們全在為怎樣解決一家人的生計而勞碌奔波著,又怎么會去發現孩子內心里的那一絲敏感?更多時候,當下著雨我又不得不沖進雨里跑著去上學的時候,母親會在后面拿起一把破傘大聲喊著讓我拿上,而未及她撐開那柄破傘的時候,我已經跑出去很遠了。母親心疼她的孩子,卻無法理解孩子內心里的想法,見我跑遠,不得不合上那已經撐得半開了的傘,搖搖頭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高二的下半年,外婆來我家小住時帶來了一把黑色折疊傘,臨走時看我家那兩把傘破得實在不象樣子,說她們家里還有兩把傘,拿回去也是閑放著,就將那把黑色折疊傘留了下來。看著那把漂亮的折疊傘,我心中暗暗高興,以后上學逢上下雨天時我可以明正言順地拿著這把折疊傘去上學了。雖然天還沒有下雨,但我內心的那種快樂卻是無法掩飾的,拿著那把傘看了又看,打開然后合上。從來沒有用過折疊傘的我,拿著它有點象是鄉下人進城的新奇感,左摸摸右看看,愛不釋手。內心里總期待著能快快地下上一場雨,可以讓我昂首挺胸打上一把漂亮的折疊傘去上學,再不用在雨中飛跑,再不用象個可憐蟲一樣躲在別人的屋檐下避雨,再不用捋去滿頭雨水之后再故裝瀟灑!

  不久之后的一場不算大的雨成就了我的打傘之夢,撐著那柄漂亮的折疊傘,我不再象以往那樣飛跑著沖進雨里,而是隨意地邁動著腳下的步子。第一次我可以在下雨時如此從容,不再疾走瘋跑,可以真切地感受傘下看雨的美麗,如此的從容,如此的愜意,仿佛自己不是去上學,而是為了去赴與雨有關的美麗約會!那一刻天上雖然下著雨,而我的內心里卻是滿滿的陽光,因為我有了一把可以為我遮擋風雨的傘。走進教室,我第一次可以不用再捋濕漉漉的頭發,而是把原本習慣了捋濕頭發的手略顯夸張地合上自己的折疊傘,然后選擇選離自己最近的顯眼位置放好,生怕一不小心會被別人拿走。從那之后,我再也不害怕下雨,甚至開始慢慢喜歡上雨天,我可以在那張小傘所撐起的天地里,自由行走,聽雨滴敲打傘面的聲響,看路上各色行人或急或緩的腳步以及漸漸在雨霧中淡去的背影!原來有了傘,世界可以如此不同,我喜歡這樣的雨天,雖不是江南,卻可以荷一把傘,從容地行走于街頭。我亦不是江南的女子,走不出婀娜輕盈的腳步,卻可以站在雨中的十字路口,透過低垂的傘檐,看一眼這世間的行色匆匆和各樣容顏。一切因為一把傘而改變,自己的世界也慢慢變得不似從前那樣暗淡。原來,在生活中,可以改變我們心境的,或許僅僅只是一把小小的傘!

  沒傘的日子已經遠去,青春歲月在時光這臺傳送機里,將我們的容顏一點點改變,我們在不覺中慢慢老去,只留存下一幀幀記憶的底片在心底。當你不經意間觸動或是翻起時,原本暗淡的光影在腦海中慢慢變得明晰,那打著傘站在十字街口的青年,看著別人行色匆匆的同時,也將自己融入進這行色匆匆里,成為小鎮的一部分記憶!

  今夜,當我敲打著鍵盤憶起青年生活里的那些雨和雨傘,外面卻不約而至了一場雨,那雨滴正輕輕敲打著我的窗,于是想起蔡琴,想起她那滄桑如吟喝般的歌曲《被遺忘的時光》:

  是誰在敲打我窗

  是誰在撩動琴弦

  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

  漸漸地回升出我心坎

  是誰在敲打我窗

  是誰在撩動琴弦

  記憶中那歡樂的情景

  慢慢地浮現在我的腦海

  那緩緩飄落的小雨

  不停地打在我窗

  只有那沉默不語的我

  不時地回想過去

  ……

福建31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