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美哉亞龍灣散文

短篇散文

美哉亞龍灣散文

更新時間:2019-10-24 11:01 手機版

美哉亞龍灣散文

  美哉,亞龍灣!

  從亞龍灣的入灣處走上了亞龍灣的沙灘。我的魂魄不知不覺地被那沙灘、綠樹、碧水、青山攝了去。只剩下一具行走的軀殼,彳亍于綠樹相夾的白沙灘上。

  四月的海南,天氣就有點熱了起來。那些赤腳行走在沙灘上的旅游者啟發了我們。于是我們也脫掉鞋子,光著腳,踩著白沙行走著,那松軟滑膩地細沙粒,踩在腳下,從腳趾間冒了出來,掩在腳面上,生出滑膩的、涼沁沁的感覺,很是舒心。

  在那諸多美景中,首先揪住我目光的是那座北向南半環著海灣的山。那山陡峭聳立 ,山上綠樹郁郁蔥蔥。乳白色的霧靄山嵐從黛青色的山體上、綠樹中蒸騰出來,絲絲縷縷,氤氳彌漫。那云絲霧靄編制成一襲柔軟朦朧的紗衣褧在翠綠的霓裳之上,又為這座神奇的山,展示出濃濃的美與神秘。

  山腳下,各種熱帶樹均盡情地輕歌慢舞在潔白的沙灘上,是那樣的裊娜翩翩。

  在這青帝的王國里,其美莫過鳳尾蕉和椰子樹了。鳳尾蕉和椰子樹的葉子基本相似。一枝葉柄中一根堅韌葉莖奮力地向上張舉著,一對一對狹長的葉片對稱地生長在葉莖兩邊,那修長蓬松的樹葉酷似鳳尾,又如鳥翼。一柄柄樹葉從干上斜逸橫出,招搖起伏,是那樣的輕盈。倘若有一陣輕風吹過,滿樹上的葉片便輕輕地抖動,其狀似鳳尾招搖,如鵬翅翩翩。像孔雀開屏前瞬間顫抖,似舞女的一剎那律動,似詩人瞬間靈感,似風中彩鳥翎羽的輕微的浮動……她沒有樺樹、楊樹的招搖呱噪,也沒有柔柳那樣的婆娑輕浮,她以她那端莊俊美的姿容贏得了海內外游人的青睞與贊美。

  在綠樹與碧水之間那就是潔白的細沙和蘑菇傘了。那白白的沙粒相擁相擠相堆成一彎綿延數公里的白沙汀岸,那沙汀岸,遠遠望去猶如一根龐大彎狀的銀簪插在綠樹碧水間。更有趣的是那沙汀上一個個灰褐色的蘑菇傘。在傘下,微風輕吹,蘑菇傘邊搖曳著發出情人竊語般的低微咝鳴。

  每個蘑菇傘內外分別有一張或兩張躺椅可供困乏人小憩。遠遠望去。那一個個微微抖動著的蘑菇傘,真像一個個活生生的大蘑菇在吸引著游人眼睛。

  亞龍灣的水也很美。沒風的時候,靜靜地水面似乎凝固一般,仿佛是一個龐大的半月形的鑲著白邊的祖母綠的翠石,是那樣的墨綠,晶瑩、剔透,綠意醉人。在這個時候,如果你走近水邊,你就會發現那青山綠樹倒置在水里,此時,山在水里舞,魚在樹椏上游。

  微風吹來,亞龍灣那平靜的水面立刻又卷起層層細浪,那相挽相攜的柔浪滾滾地涌來,當水浪即將來到你面前的一剎那,卻魔幻成一排排白色的“浪陣”挾著白沫向你涌著,像一個嬌美而又淘氣的女孩掬著海水,揉成無數無數亮晶晶的水珠鋪頭蓋臉地向你灑來,使你生出難以描述的涼爽和美意。白色的浪,晶瑩的水滴,此時的你方知亞龍灣的水又是那樣的清澈晶瑩,那迷人的綠則是青山綠樹倒映在水中的幻覺而已。

  日近黃昏。我不得不離開這景色迷人的亞龍灣。也是在這個時候,一輛出租車中傳來了一曲: “長城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曲意是那樣的悲涼凄清。此時此刻。聽著曲子,品著曲意。心生出無限的惆悵與繾綣:此時的亞龍灣,誰在送誰?誰別誰?略一思索,我便明白過來,此時的我,真有當年那個帶著愛的失落在蒼茫暮色里踽踽獨行的異國女郎那種孤獨悵然的感覺。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我不禁的又回首亞龍灣,在那幽暗的暮靄里,我仿佛看到那跣著足,戴著白項圈,拖著綠色裙幅的吉利七姊妹正向我們美眸流盼,她們哂笑著踮著足,翹著首,向我們揮手送行——是那樣的風情萬種,柔意濃濃。

  !迷人醉人的亞龍灣,我什么時候再能瞻仰到你的芳容呢?一股悵然若失的情愫油然而生。

 。ㄗⅲ簜髡f遠古時候亞龍灣是由以黎族吉利女為首的七姊妹肉身變成的。)

福建31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