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貧窮的記憶的散文

短篇散文

貧窮的記憶的散文

更新時間:2019-10-24 11:21 手機版

貧窮的記憶的散文

  貧窮不僅是一個簡單的詞匯,在現實生活中,貧窮是具體的困難,在這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時代,貧窮是一種不光彩的生活狀態,在我的記憶里,貧窮的事卻是那么深刻。

  第一次感受到貧窮是我8歲那年,記得當時與村里的幾個小伙伴們瘋玩,已是初夏的天氣,臨近中午已經很熱,加之在麥場里跑了幾圈,已是汗流浹背。我還穿一件厚厚的“條子妮”上衣。我跑回家,在院子里就喊“媽―――”母親在草房里應聲,我就鉆進草房,母親正蹲在地上低頭弄雞食!叭ツ晗奶,我穿的那件薄衫呢?”母親抬起頭,看了一眼滿臉通紅、汗珠從耳根流下來的我說:“爛了,拆了做鞋了,新衫還沒扯布呢!蔽遗ゎ^走出草房,眼淚珠子滾下兩行。我怎么這么窮連衫都沒有。邊走邊想,又到麥場里。小伙伴們已經散去,我一個人脫了厚衫,在麥場里跑了幾圈,直到淚水和汗水攪和在一起,才去大枊樹下乘涼。

  對于生活的貧困,人們常用缺衣少食來概括,那真是到位。那年秋季,莊稼還沒有收,生產隊分糧還要半個月,可我們家的糧囤底子已經被掃過了。玉米葉子還是綠的,父親到自留地里,掰開幾穗包谷用指甲掐,用牙咬,包谷已經不流水了。那天下午,父親向隊里請了假,擔上筐子掰玉米,我放學后,沒有回家,直接去了玉米地里。父親正擔著一擔玉米棒子從田里走出來,金黃的玉米棒子整齊地插了一圈,矮小的父親擔著玉米擔子似有千斤重,我心里樂壞了,趕緊跑過去,挑了一個最大的抱著,跟在擔子后面走;氐郊,三口人圍著石桌劃玉米,把玉米與玉米心分開,劃了一簸箕,直接倒到磨頂上,人當驢,推著磨轉圈,從磨口里流出混合的玉米碎粒和皮,再用鑼子一登,皮、大粒、面就分開了。母親舀了兩瓢,倒在盆里,明天早飯有著落了。

  1982年,農村實行聯產承包那年,我到鄉辦中學念初中。報名費是5塊錢,可父親只有3塊錢,還要給我留一塊菜錢。父親排了報名長隊,排到了又出來。我問怎么了,父親不回答,站在學校鹼畔上皺眉頭。過了一會說::“你在這兒等著!蔽揖妥阡伾w卷上等。父親向那排老師辦公室走去。過了很長時間,父親回來了,說“走”。我們把行李搬到陰暗潮濕的學生宿舍,找到了初一二班的教室,把玉米面交到灶上。后來我才知道,父親向鄰村的馮老師借了5元錢。直到10年后,我到這所學校教書,馮老師已經退休,但還住在學校,每當我看到他就想起他借我的5元錢學費。沒有那5元錢,我的學業也許就此終結。

  上高中時最深刻的記憶,就是那雙二斤半的布鞋。同學們自嘲“老楊同志”,有篇課文是寫一名60年代的下鄉干部,穿一雙二斤半的布鞋,干一手好農活,與老百姓打成一片。學校規定,每天早操,以班為單位,繞城跑一圈。這可害苦了穿布鞋的農村娃,跑操不出一周,柏油路就把布鞋底子準磨個洞,只好找鞋匠訂一層厚厚的輪胎,足有二斤半重。剛穿上重鞋跑步,累得要死,過幾天就習慣了。這種布鞋一直穿到大學畢業。伴我青春年華的笨鞋。

  貧窮的經歷已經過去多年,塵封的故事就象發生在昨日。憶苦思甜,珍惜當今天的美好生活。

福建31选7